关于农业科学研究人员职称改革之所思
作者:陈志德

《江苏省农业科学研究人员专业技术资格条件(试行)》(苏职称〔 2020〕21 号)已经下发,院人事处专门召开会议,对文件进行解读和答疑。一石激起千重浪,些许感慨不吐不快。

1. 分类评价落实了

随着时代的进步和科技的发展,专业分工越来越细,学科门类不断丰富,新兴交叉学科不断形成,不同学科的科研活动内容、成果产出形式、推动科技进步的方式等也不相同,对科研活动的分类评价势在必行。本次职称改革将全省从事农业科学研究的专业技术人员分为应用基础研究与技术开发、试验发展与转化应用、农业政策与科技管理研究三类,从学历、资历,专业能力和业绩、成果3个方面提出三类人员晋升相应职称的条件,一改先前所有人员均围绕“文章、项目、专利、成果”等进行评价,过分强调科研活动的共性而忽视不同学科的特殊性。分类评价体现了科学研究的真谛。

2. 业绩评价瘦身了

业绩评价是职称晋升的重要内容,职称申报人员都很重视。以前只要是有挂名的项目、文章、专利,以及其他相关的知识产权证明,统统作为附件,很多人的申报书厚度可观,似乎申报书越厚业绩就越突出。不仅在职称申报,项目验收也存在材料厚度问题,似乎材料厚度可与工作量、工作业绩、科研态度、责任心、以及对专家的尊重程度划等号。本次职称改革中的论文实行代表作制度,且论文要在成果获奖、平台评估等中发挥支撑作用;对专利、著作权、育成的新品种等知识产权成果要实现转化应用。业绩评价是从重视量转为重视质,职称申报的附件就大大瘦身了。

3. 成果评价实用了

科学研究是一个创造性劳动,是探索和解释自然现象的过程,可为创造发明新产品和新技术提供依据。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加速科技成果产业化,是科研活动的主要目标,可见,成果的最大属性是能用和有用,这也是江苏省农科院的职责所在和目标定位。本次职称改革中加大了科技成果的比重,提高了职称晋升人员对科技成果的要求,正是体现了成果能用和有用的本质。